歲裂

不渝(5)

#赤降

★.05

冷,好冷。

抵挡不住寒意的降旗蜷缩着一团,双手抱着膝盖蹲在门板前,把自己的行李堆放在一旁。

这样漫无目的的等待难以置信地持续了三个小时。

一颗心被悬挂着,随时随地被凌迟。

甚至带着一种被抛弃而不闻不问的痛感。

他不敢想象下去,到最后赤司根本没有来。

磕着眼皮,降旗就快要绝望至极的时候, 他低头盯住刻有精美图案的地板上,有一滴水点溅下。

让降旗一片空白的脑海荡起了涟漪。

一滴、两滴、三滴……

这么高级的天花板是不可能漏水的啊。

他徐徐抬眸,视线扫过之时,被雨水洗过的锃亮的黑色皮鞋,一身被雨水淋湿得彻彻底底的灰黑色西装显现在他面前。

男人那一头因湿透而垂下的红色发丝,还正在滴着水。

赤司征十郎面无表情地只看了身下呆愣着的降旗一眼,用手背擦拭着从额头流到下巴的雨点,身侧的一只手甩了甩水后向前伸到智能板上输入密码。

触及到赤司眼底冰冷的降旗惊得一身激灵,条件反射性地站起身来。因蹲得太久而头脑有点涨晕,他吃力地稳住些微晃动的身体,嗅觉灵敏地闻到赤司身上一股淡淡的酒味。

“赤司,你喝酒了?”

“1-9-9-3-1-1-0-8.”

赤司没有回答,而回应他的是机械性的电音。

降旗清清楚楚地听着,

开门密码是他的生日。

赤司自顾自地走进已然打开的房门,降旗跟随在他的身后,发麻的脚令他差点踉跄一下。

“喝了红酒。”冷漠疏离的口气在一声雷鸣之下却异常清晰。

“为什么不打伞?”

万万没有想到在一年后和赤司的相遇会是这么狼狈,暂时恢复不了常态的降旗只能发愣地提出自己的疑问,忘记了一天前他想好的话语。

“为什么要离开我一年?”

突然,赤司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来直视他,轮到他开始发问。

降旗被这句话噎住了,吞咽了下口水,说不出话。

“为什么要与我父亲做那种天真的约定?”

身处在走廊上的两人没有去开灯。

阴沉的天色盖住了整个世界,人们不知道如今是傍晚还是深夜。

外面电闪的一刻,于赤司背光处照亮了他漆黑的骇人脸色。

“我很不满,你回来见我说的第一句话。”

降旗瑟瑟发抖,意识到赤司的第二人格在占据着他的全身。

所谓不详的预感。

“对、对不起。”他也只会抱歉。

“你再说一遍。”

赤司的语气是肯定的,但这意味着无比危险的警告。

眼前的降旗光树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

他明明以为在三年前赤司的第二人格会被扼杀掉,谁知今天却爆发了起来。

与赤司三年的交往当中,他已经不怎么害怕平时的赤司,可是害怕唯独剩下的,此刻扭曲恐怖的性格。

“我给你时间,不是叫你出国,不是逃到那么远的地方,不是从我面前消失。”

手指关节泛白着,红发男人用力握住自己的手。

“自从被哲也的诚凛打败以来,这是我第二次尝试过最大的挫败感。”

“就像是被你捧到了最高处,你的忽然松手让我粉身碎骨。”

“那种等待你的痛,深入骨髓。你觉得会有多少个赤司征十郎能够承受得住。”

弱小动物的眼睛投射可怜兮兮的目光,使暴走的赤司抓住残余的一丝理智,压抑住自己分裂的人格。

他逼近久久不动的降旗,看向降旗的红眸里,渐渐溢满了从未有过的苍凉和哀伤。

“如果你再次离开我的身边,我真的会死。”

降旗看到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为了他却变得如此脆弱,鼻尖发酸,泪水忍不住地掉了出来。

赤司……

我也会死……

每晚,他的心都被碾压了一遍又一遍。

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爱哭鬼。

“我没有放弃你!没有!从来没有!”

降旗豁出一切地哭喊着,猛地向前抱住仅距他十厘米之差的赤司,紧紧地。

“这就是我的答案!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赤司无动于衷,一直看着降旗的棕色发顶。

“放手。”他使劲掰开降旗的手指。

“不放。”

降旗能感觉到手指传来刺心的疼痛。

“我叫你放手!”赤司少有地大声命令,让降旗惊愕不已。

他手上的力道减少了几分,放开了赤司。


!?

铺天盖地的吻向着降旗的唇狂袭而来。

红发男人挣脱出降旗的怀抱,自己的手却蓦然从降旗腋下穿过,搂紧了发抖的身躯。

降旗脸颊的泪水与赤司的雨水相融,在不断摩擦升高的热度中蒸发。

赤司用他的行动证明接下来他所说的话。

【我要吻你。】

The lure of drowning in love is not easily resisted.

(难以抵制堕入爱情的诱惑深渊。)


TBC

ps:

连更让我的眼都要瞎了。

评论(5)
热度(34)
不定期失踪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