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裂

我们至此不渝的心(3)

#赤降


日本东京是世界上经济繁荣的大都市区,降旗光树走出了成田国际机场之后,再次故地重游地领略东京崭新的面貌。

东京的冬季确实是来临,可是以往常年在中心部分生活的他从美国回来,依然觉得气候和适,基本与美国洛杉矶城市没什么不同。

除了那下雨的频繁度。

享受着的士的暖气,降旗坐在后座侧头看向窗外的风景,昔日值得怀念的景物嗖地在他眼底掠过,像是一成不变。

一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

车子偶尔在红灯闪起的路灯前停下,行人匆匆穿越于斑马线上一掠而过。无数迷茫的影子交叉重叠,唯有他那一双小眼睛在阳光下炯炯有神,时不时发现路边有几家新开的日式旅馆和拉面店。

的士司机在开车以来已经瞥了降旗几...

Q:昵称怎么来的?
A:是指歳裂(繁体)吗?一开始创号,写《不渝》的时候心情很压抑。歳裂意为随着年龄的积淀逐渐显现裂痕,有如感情伤害,有如世事开窍,有如一再重生。(说那么多其实一开始真的没想太多hhhhhh)|・ω・`)我还有个蛋蛋昵称(微博)有人会叫我蛋总的hhhhh

https://peing.net/zh-TW/adandan?event=0

匿名提问箱,欢迎提问!

我们至此不渝的心(2)

#赤降


“赤司,你今天不开心吗?”敏锐感受到对方强烈的低气压,棕发男人微笑着问,还不忘勺上一口豆腐喂到对方的嘴边。

“并没有。”赤司征十郎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的饭菜,丝毫没有要吃的欲望。他看了几眼嘴边的豆腐,才淡淡地开口答道,甚至趁男人不察觉似地重重咬下豆腐。

“骗人吧你。是不是我前几天不辞而别,惹你生气了?”虽然男人的语气很激动,但是依旧继续用喂豆腐的方式哄住这只闹脾气的“大狮子”。

“不辞而别是一回事,而你答应你父母去相亲是什么回事?”

“走走形式而已啊,你还不是一样,那个订婚仪式快入戏了吧……”提到婚姻大事,男人的心不由得地泛着酸,小声嘀咕,心想明明是赤司那边更容易抛弃自己。...

我们至此不渝的心(1)

#赤降

#《不渝》改编,稍稍改了些中二霸道总裁的细节。


理所当然,这又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

浩瀚夜空下,稀少的雨点在透明的玻璃窗面滑落而下,借着清幽的月光,划过了降旗光树紊乱的心尖,一丝一丝。棕发青年穿着一身奶白色浴袍,一动不动地并腿站在窗边,两眼无神地眺望,漫不经心地陷入神游。


‘Well, accordingto the civilian investigation…’电视传出熟悉的英文新闻播报,甜美的声线一如既往地幽幽钻进耳朵里,降旗闭上无神的双眼,只觉得仿佛回到一年前。

他随意地擦了擦头发上沾着的水露,出浴洗漱后坐回床边,面无表情地按下遥控器。房间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有时间就把《不渝》改改,重新修改补充故事内容和人物情节,题目也改。
另外把《不渝》当作黑LS,那就不删了(NTM

归根

#赤降

秋风萧瑟,幽静的巷子口却传来了人声的叫骂。

“停下来!给我停下来!”
降旗光树大喊着,堵在一堆混混面前,愤怒地止住他们破坏门板的动作。
“啊?听不到。”
其中一个飞机头满脸不屑,一脚狠狠踹了下降旗的膝盖,看着降旗捂着膝盖叫痛,他和其他伙伴发起了响亮的笑声。

今天是开学第二周的星期日,降旗帮父母的便利店看守着。然而就在下午时分,这群无所事事的混混却过来没事找事,不给钱之余,还死性不改地欺负学生模样的降旗。
“听清楚,我已经报警了,立刻给我从这里离开!”
降旗青树带着巡警从远处跑了过来,表情狰狞,口吻非常坚决。闻声的飞机头挑眉吹着口哨,等青树快到只差一个路口的时候,用一声吆喝命令自己跟班散场。...

艳阳

#赤降
#肉迟点放ao3

盛夏难得放假,降旗本来想舒服地宅在空调下,怎么料想到美梦破灭,后一秒赤司强行拽他到赤司家的老宅邸。

“你忘了吗,每年暑假都约一起回京都避暑。”
“可是今天才七月啊,下个月才去。”看着赤司不容他拒绝的强势,降旗以为自己失忆,忘了现在什么时候。
他坐在车子的副驾驶座上,满脸不爽地含着冰棍,30岁的人宛如十几岁的少年,咬着冰棍咯吱咯吱地响。
“今早父亲下了通告,有几个亲戚回老家,催我赶快回去。”赤司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开车,知道降旗泄气的软肋解释道。果不其然,降旗听到是父亲的意思,不悦的心情慢慢恢复,把吃了一半的冰棍有意地放到赤司嘴边。
红发青年笑了下,马上含着降旗剩下的冰棍,等车...

温水

#赤降

冬天下午,赤司征十郎远远站在球场栏杆外面,望着里面飞跑的身影。男人穿着一身简便西服,外面套着灰色的宽大风衣,脖颈边紧紧绕着降旗买给他的红色毛织围巾。
他双手插着口袋杵在原地,静静地一动不动,稍冷的风迎面吹来,弄乱着他梳往脑后的殷红刘海。一双冰冷的眼眸追随着某个人影,那东西就像个神奇的黑洞一样吸引着不放。

上篮,传球,抢断,三分,盖帽,扣篮。
每个动作都映在他的眼帘之上,每个笑脸于阴郁的天空下闪闪发光。

哨声响起,里面的人不约而同地一哄而散,寥寥无几。只剩下棕发青年累得呈大字瘫在球场上,闭上眼睛似乎在等人。

“起来吧,地上着凉。”赤司很快走到降旗身旁,伸手去扶降旗起来。但是降旗一个鲤...

不定期失踪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