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裂

穷追不舍(第七章)

#赤降

#真的还了今年欠坑的债【虽然不多【其实我也没想到我真的咬牙填坑了【顶着锅盖逃跑

#接下来还要复习考试,明年1月这个时候就继续更不渝的完结篇,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宛如潜入于绿色海洋当中,树林叶下一片深远宁静,怡然自得。
熹微的晨光穿透着云雾,一点一点照在仰望着天空的青年的脸上。
降旗光树走进人群稀少的小巷里,举起双臂伸直懒腰,满足地深吸了一口清晨新鲜的空气。
在他眼里,此刻身处的柏林郊区与东京截然不同,多一份自然,少一份喧嚣。

无聊地环顾四周,降旗无奈地叹了口气,一屁股地坐在街边的木板凳上,慢慢闭上双目,暗自吐槽。
从五点开始爬起来独自来到这个僻静疏远的地方的傻子也只有他了。原本还想尽兴地游览一番当地的风情景点,奈何自己蹩脚的日式英语障碍,让自己终于跌跌撞撞地找到这个算是美丽的度假胜地。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传来震动,降旗连忙睁开眼睛打开手机屏幕,设好的闹钟提醒随即映入眼帘。

8点集合,陪同赤司到分公司商讨工作要事。

赤司……

这个人昨晚的所作所为直接导致他后来任何的傻事……

本来冷静的大脑因为这个名字的涌入逐渐沸腾起来。
降旗轻微仰头,抬手掩着眉目后悔地想着,怎样尝试遗忘,昨晚的情形却依旧历历在目。

被赤司拥抱的温度似乎还存留在身上,赤司呼吸的气息似乎还萦绕于鼻间,那一声声低沉却罕有带着感情的话语似乎还回荡在耳畔边。


“光树,我只会吻我喜欢的人。”

“我想和光树发展比朋友更深的关系。”


赤司深情表白了,可他还是如常的不知所措。了如指掌的男人紧紧地抱着他,示意他不要退缩逃避。
“你知道,我不会勉强你。但是我想现在就要答复,可以吗,光树?”

聪明的红发男人一向擅长软硬兼施,渐进引诱,使得降旗反抗的念头荡然无存,开始反问自己,身体渐渐不听使唤地,冲动地一点点袒露隐藏的真心。

“赤司,我……”
“你反感我的吻吗?你反感我的拥抱吗?光树,我想知道你的真心。你可以现在就推开我,现在就回抱我。我只需要一个答案。”

平和的话音刚落,赤司忽然把头从降旗肩膀上抬起,在降旗面前微微扯起了一个温柔不失硬气的笑容。

“我一一接受。如果是拒绝的话,我立刻对你重新追求。”

棕发青年眼神涣散,却破天荒地下定决心正视赤司,此时此刻真切地目睹那双深沉犀利的红眸正清晰地映照着,他更加通红的脸。

就算再迟钝,他也已经察觉到,男人道明表白的话,隐隐连带着溢满了名为真挚柔情的双瞳。

他不反感赤司的吻,他不反感赤司的拥抱,甚至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期待和失望。

 

明明自己是直男,真的能够这么简单地回应这种超越朋友的喜欢吗。

 

一并带着疑惑和犹豫,降旗颤抖不已的手攀上赤司的双肩,紧张地抿着嘴唇,鼓起勇气,睁大自己的小眼回望着赤司。

“可、可以先试、试……”

声音越来越小,但在赤司眼里,青年双颊的红晕深到极致。

 

预料不到赤司接下来反应的青年蓦地听到了赤司的哼笑声,很轻,瞬间令他忐忑不安的心跟着刺痛。下一秒,男人忍不住地放开禁锢降旗的手,点着下巴,眯着危险的眼,幽幽地笑了。

 

“尝试,不愧是个中立的答案。”看着降旗脸上仅仅出现几秒的受伤表情,赤司无可奈何地摸上降旗的发顶,抚平他在风中凌乱不堪的发毛,安慰道,“虽然谈不上高兴,但是我觉得这是你的进步,未尝不可。”

 

说完,赤司转身走进房内,降旗游魂似地跟在身后。两人就这样分别于客厅,互不打扰地过了一整晚。

 

耳边的风吹拂着沾湿的落叶,一颗颗酝酿已久的露珠随风滴躺在了棕色发上,如同在脑海里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打破了降旗的游思。

 

诚然,他在这里一心想要冷静思考,一心想要忘记什么。

然而更多的是不争气地想要逃避那个红发男人,在做出超越朋友关系的事情之后。昨晚的事实摆在面前,赤司想要的并不是作为朋友的他,而是作为恋人。

无论拒绝与否,假如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对赤司真正的感情,就等同于伤害赤司,伤害自己。

他搞不清自己到底看重的是什么,害怕失去的是什么。

他并不是擅长思考这些事的人,不知从何时开始,纯粹拼搏工作,偶尔兴趣打球才是他生活的全部。

 

而且,最可恶的是赤司什么都知道,包括他的内心想法。

 

降旗满是烦恼地挠了挠头上略有湿意的发丝,再拿出手机删除了闹钟提醒,小心翼翼地斟酌词句编辑短信,组织礼貌的语言表示自己身体不舒服,今天就不见面了。

他不是总是把他身体不好的调侃挂在嘴边吗,这样正好。

 

又是敷衍又是推搡,降旗真不敢想象赤司回复的短信是什么,他立即关闭短信的窗口,登录博客的平台,出乎意料地发现有了新动态,时间是凌晨1点。

 

【我家有只吉娃娃:没想到你能回应我的心情,我也很高兴。想说的话可能会吓你一跳,很抱歉。但是我必须要让你知道,我的感情并不简单,就如现实的恋爱告白一样。我知道,这是你想给双方能下台的中立回答。我真正想要的,其实是你的yes or no。最后还要说,你的希望根本是多余的,因为,我对你的喜欢和追求永远不变。光树。】

 

怎么全世界的人都用这么熟悉的赤司口气在说话呢!错觉,肯定是错觉!

 

吐槽着读完最后一个字,降旗才意识到自己心跳的频率又升至昨晚赤司对他又吻又抱的水平上来。

他扶额,他原本不是很受欢迎的人,但这样一来最近发生的所有事表明着,现实中确实有三个人正在喜欢着他。

 

吉娃娃还是老样子,不知道如何应付,困惑的他只好求助身边最亲的人。

 

“这个世界的全部问题啊,如果都能用打球解决就美好了。”

刚刚从驶往酒店的巴士下车,降旗就恰巧拨通对降旗俊树的国际长途电话,迫不及待地向自己加班完的哥哥倾诉感情问题。

 

“我家的光树真是长不大。按照你的话,那警察还有什么用呢。”

降旗俊树将拿着手机的左手换回右手,左手执起盛满咖啡的杯子,放在嘴边轻啜一口,徐徐道来,“看你的口气,应该不是和那个叫樋口晴爱的女子……是谁?光树,不方便透露的话可以不说……嗯,我感觉你是真的放下过去的那段感情。”

 

电话对面的降旗听完不禁停下脚步,脑海里浮现着赤司温柔的样子后顿了顿,思考了一下说:“我和樋口小姐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人我却很不确定,哥哥,我想知道你怎么确定和嫂子的感情……”

 

“哈哈哈,你能确定樋口晴爱的感情,为什么不能确定和那个人的呢?难道说你内心深处是不想确定吗?”

“诶……?”降旗走向樋口晴爱房间的脚步放慢,当听见这番话之时就在房门前伫立不动。

“你是不是在害怕他,对他还留有抵抗的意识。光树,看来喜欢你的人很厉害的样子哦。”

两三口喝完杯中的咖啡,俊树疲惫地抚摸着额侧的太阳穴,语重心长地回答:“光树,我以前站在一个旁观者的立场,发现你有很多反常的地方。我猜测,你真正喜欢的人不是樋口晴爱,或许在很久之前你暗恋的对象并不是她,甚至是另有其人。难道是你现在说的那个人吗?感情不能逃避,一旦逃避了,你就可能失去得更多。你的嫂子比我小十岁,在和我相处一段时间后拼命追求我,那时候我却肤浅地以年龄相差大太的问题,总是避免和她见面。想不到,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才迟迟地发觉并且捉住自己对她的爱恋。”

 

栗色长发的女子听见门口传来熟悉的男音,她立即把醒酒汤的碗放到桌上,快步走到玄关处打开房门,意料之中看见自己期待的男人站在眼前。

“光树,你是过来看我的吗?”

“樋口小姐,早上好。”听见响声的降旗草草地跟电话那边的哥哥问候完,挂掉电话关上手机,正色道,“我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不舒服,还有点话想说。”

樋口晴爱瞳孔缩小,惊讶地望着严肃不已的棕发青年,整个心脏被悬挂在最高处。

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正经的降旗,这一刻,她的绝望了。

 

“你应该还记得醉酒后的话吧……我和你是不可能复合的。对不起……”只想说清一些事情,降旗并没有走进樋口晴爱的房内,直立站在走廊里,眼神里毫无波澜,说出的平稳口气里透露着和樋口远离的意思。

 

“是他吧,你喜欢的人。他跟你表白了?”

“不是的。虽然我现在还是不知道我喜欢的……”

“够了。你不用解释,就算那个人有没有表白,你的心还是在他那里。”

樋口晴爱眼神黯淡,心伤地低头,抱胸靠在门边上,含着抽泣的语音打断降旗要说的话。

 

“你一而三,三而再地对我说要我死心,可我依然天真地以为你单身的话,我就还有机会对你死心塌地。我很后悔,真的很后悔,当时要是我不说分手的话,你的心无论是不是在他那里,我都很有可能永远拥有你。”

 

顷刻,青年狠狠地皱起眉头,然而不等他反驳,樋口就举起手臂示意听她把话说完。

 

“高中的时候,短短几天里和你聊天,你经常说起一个人,他打篮球是多么多么地厉害。可是后来你就闭口不提他的一些事,不管我怎么套你的话,我都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你和他发生了什么。说实话,我嫉妒了,你是在意他的,你故意对我隐瞒。当时,我几乎是丧失理智地和你提出分手,也理所当然地以为你会挽留我。但是结果呢。”

 

从门边上把整个身体挪直,女子哀伤地摇了摇头,终于抬头直面降旗复杂的表情。

“真的被我的第六感料中,你不是喜欢我,而是喜欢你口中的人。”

 

“我……”

轮到降旗的身体被深深地震住,往日的回忆就像汹涌的潮水一样在脑中翻滚起来,那一处深深的伤痕隐藏了多年,此时被深渊的海水无情地不停冲刷,疼痛不已。

 

“他伤害到你,所以你到现在依旧不和他在一起吗?光树,我不会插手你的感情,这次谈话之后也不会和你再做私下的朋友。我只想知道……”

 

就在这时候,一声沉重的男性嗓音打停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光树,我打给你很多次电话,你没有接听。”降旗猛地转过头来,神情恍惚地看着赤司僵着一张公式性的笑脸,很快地走了过来,紧紧地捉住降旗的手腕,侧过脸来微笑着对着樋口说道:“樋口小姐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我允许你请假。今天我和光树还有公事,先告辞了。”

 

走出酒店门口,赤司仍然没有放手,降旗也乖乖地跟着赤司,一声不吭。

“早上你是避着我去郊区游玩,我还以为你会花一天的时间,结果在这里找到你。”带着降旗去往一个地方的赤司偶尔摆头往后看,都是看见降旗一直低着头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当中。

 

“光树,你不是说你要试试吗。”淡定的红发男人装作没有听见刚才降旗和樋口的对话,把失魂的降旗带领上巴士,强硬地用手抬起降旗低下的脸,逼视降旗的双眼。

“我们现在去约会。”

 

失去活力的小狗直直地看着赤司那张英俊柔和的脸,一瞬之间在降旗迷茫的眼里和曾经阴沉的脸重合起来。

 

从大学一直以来,赤司是这么的温柔。

赤司是不是还记得高中时对他说的话。

阴影挥之不去,以至于选择性忘记。

 

这几句盘旋着内心,占据着整个行程的心思,彻底地让他终于意识到他逃避的原因。

“赤司,我有话要说。”

 

说是时,车内冷不丁地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枪声。




【突然就卡在这个地方【绝对不是故意的【。】

评论(12)
热度(33)
不定期失踪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