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裂

穷追不舍(第六章)

#赤降

#这章剧情大概就是这样→前女友纠缠。再名为助攻的好同志。

#不行动的巨巨不是好巨巨

#赤司掰弯降旗指日可待(×



 急忙跑到浴室关门的降旗光树单手撑着墙角,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逐渐恢复平静。
他抬头,看了看面前放着的光亮剔透的大镜子。

水汽氤氲的浴室里,镜面划过的一滴滴水珠仿佛模糊了降旗脸上的一大片潮红。

不发犹豫,青年直接选择冷水洗澡,想要强行忘掉刚刚某人防不胜防的吻。当花洒泼下的冷水从发顶到下巴,不停流连着被狠狠蹂躏过的炙热嘴唇时,深切的冰冷不断刺激着他胡思乱想的脑神经。

【虽然说是演戏。】
【为何感觉,有一点点是真的。】
【玩笑吗?】
【搞不懂啊。】


依然完全游魂的降旗擦了擦身子,下意识无视掉柜台上放着的睡袍,穿上备用的睡衣,整整磨蹭了一个小时才打开浴室的门。
他忐忑地踱着步子走近睡房,路过客厅时还假装淡定,余光瞥见穿着一身雪白睡袍的赤司,在电脑前认真阅览文件。

殷红的碎发没有干透,如早上淋雨一般,额前撩起却只垂下的一丝发梢正酝酿着一颗颗小水滴。

即使降旗看了很多遍赤司那张冷峻立体的侧脸,每次强迫自己回过神之前也还是情不自禁地着了迷。

难得果断的青年轻抚了下微肿的唇瓣,后转过身子从睡房的方向折返,慢慢靠近赤司。

【就算再怎么迟钝,也要必须清楚一些事。】

就在他一手摸着头顶,避开赤司撞上的视线,苦恼着怎么开口的时候,红发男人轻描淡写地看了他几眼,若无其事地很快投入回工作当中。
他的薄唇吐出平稳的口音,打断了降旗接下来想试探的询问。

“光树,回房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还要工作。”
“哦……好……”问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降旗紧张地捏了捏右手的手心,看着赤司拿起了桌边的文件,“赤司你不睡觉吗……”

他可是日日夜夜叨念着那个梦千万不要实现。

赤司没有抬起头来,平静地回道:“公司本部突然发生些状况,今晚我必须解决,不用顾及我。”

公司本部出事了,他怎么不知道。难道是内部机密……

思考问题的脑细胞早已死掉,傻傻站着的青年在得到赤司不会睡的回答后,松了一口气,但没过多久又担心赤司的身体。

“真的没问题吗,不如我也留下来帮……”
“你确定吗?”

眼帘里昏黄的灯光更柔和了赤司认真注视着自己的红眸,眼神温柔似水,一点一点交融于弥漫的光中。
降旗瞳孔一缩,胸口猛地被撞击似的,马上感受到心脏控制不住地怦怦直跳。

“我一个人可以解决。莫非,光树想和我……”
“不……我、我还是回去了……”

在降旗不注意的视线里,赤司欺负似的轻笑了下,随即不舍地看着降旗越来越小的背影,终于抬手关上面前一直黑屏的电脑。

面上风平浪静,内心却波涛汹涌。
赤司不免自嘲,这就是他现在的情况。


回到房间的降旗走到床边,身体重重地扑到了床上。依旧传来胸口的悸动,棕发青年呈“大”字躺在双人床上,把自己的头深深埋在枕头里,唾弃自己又不争气地脸红了。

他翻转身子,侧卧着,掏出手机,动动手指登录自己的博客页面。满怀期待地划动着手机屏幕,降旗嘴角不觉上扬,一心专注在寻找那位忠实粉丝的回复上。就在打开首页之时,手指却突然在半空中顿住。

屏幕上显示的是零动态。

心情犹如升至天上骤然跌落到地狱,失望透顶。

【会不会是自己说得不妥。】

降旗正纠结着要不要继续作出更好的话,这时候手里捧着的手机却传来了强烈的短信振动,界面立即弹出了樋口晴爱的名字。

【你是晴爱的朋友吗。晴爱喝多了。能不能请你接一下她?我们就在酒店门口。她好像不对劲。拜托了。】

青年看了一眼时间,赶紧起身套上件风衣,快步走出房门。急匆匆的模样引起了坐在客厅的赤司的注意。

“怎么了,光树。”男人趁着降旗还没走远,站起身来不紧不慢地问道。
“樋口小姐喝多了,我去接她。”
“那我也去吧。”

晚上11点这么晚,一个醉酒的女孩子在外面肯定很危险。

降旗默许,只顾着蹲身在玄关处穿鞋子,根本没有看见背后赤司异样的神色。

两人走出酒店门口,就看见樋口晴爱整个人倒在朋友身上,脸颊通红,嘴里喃喃自语。
“你们是……?”
“我们是樋口小姐的朋友……樋口小……”

正当降旗走近的时候,樋口看到降旗出现在自己面前,双眼一亮,像风一般飞到降旗身旁,大力地抱住了他,粘住不放。
“降旗君……不……光树……你终于见我……我好开心啊……”

“等等,樋口小姐……”青年考虑到樋口醉酒的状况,用一半的力气挣开樋口的拥抱,让她赶快酒醒。

意料之中的挣不开,殊不知这样的女抱男画面落在旁人眼里,成为了情侣打情骂俏的闹剧。
“哎呀好恩爱啊……”樋口的朋友感叹着,耳边却蓦地传来一个冷清的声音。

“他们不是情侣。”赤司眯起眼来,嘴上反驳着樋口朋友的话,腿侧的手掌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就算这样,他也不作任何行动。
他知道,这是降旗的私事,他不能干涉。

“樋口小姐,你醉了,放开我吧。”不等樋口答应,莫名感到心虚的降旗猛然推开了她,作用力让她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好、好痛……光树……你为什么又推开了我……为什么……”

眼里闪着泪光,女人哽咽着用尽所有力气站起身来,准备扑向降旗。意识到她下一步动作,降旗很快捉住了她的手,用力禁锢着她蠢蠢欲动的手臂。
“樋口小姐,不要闹了。我们已经结束了,过去就是过去……”

“我其实很清醒,也很看透,从始至终……但是……就是不能接受……因为……我是这么地喜欢你……”
樋口说着说着无力地低下头来,泪水如堤坝崩溃般从眼里倾泻而出。与此同时,青年垂下眼眸,徐徐放开了捉住她的双手。

“在你说分手时候的开始,我们就已经毫无瓜葛了。”
降旗声音很平淡,听上去没有一丝感情的起伏。
想起那天阴雨连绵,他在樋口家楼下等了五个小时,搞得一身湿漉漉的狼狈样子,却换来手机里一个冰冷的声音。
【分手吧。】

“然后你就接受了……你为什么就不……挽留一下呢……我一直觉得……”
樋口开始笑起来,但是没有任何笑意,很苦很苍凉。她直直看着降旗,停顿了几分钟才说出心底隐藏了几年的话。

 “到现在,让我最难受的并不是分手,而是……我无法接受……我不是你最喜欢的人。”

【我不是你最喜欢的人。】
降旗细细听着这每个字,彻底愣住了。

“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当初难道不是因为喜欢才在一起吗……”
“不……光树,我觉得……横在我们感情之间还有一个人……那就是你真正喜欢……”樋口说出的话越来越小声,视觉在身体的摇晃下更加迷蒙。她看到降旗的重重幻影,以及在晕倒之前降旗稍微慌张的神情。

女人两眼一黑,忽然昏倒在降旗身前。降旗二话不说打横抱起了她,越过赤司和樋口的朋友,朝着樋口的酒店房间快速走去。

熟知樋口的降旗知道她是不能喝多的,喝多了会导致她的身体不适。
这几年来,樋口从来不会喝太多酒,偶尔几次因为心情不好,在朋友或者他的陪伴下才喝了很多。

赤司也赶了过来,凝视了几眼降旗怀里的樋口,眼底尽是旁人察觉不了的冷漠。他面无表情地帮助降旗拿来前台的钥匙,打开樋口的房间,陪同降旗走进了睡房,看着降旗小心翼翼地把樋口放在了床上。

“据我了解,樋口小姐睡一下就没事了。等明天早上我们再看看她的情况……”说着降旗掖了下樋口身旁的被角,再抬眸望了望从刚才到现在冷视他俩的赤司。

“光树,你不陪着她到天亮吗。”
降旗有一瞬的错觉听出赤司的话里隐约有一丁点赌气的成分。无论是怎样,他还是察觉到赤司的心情的确不好,尽管他也不清楚原因是什么。

“额……这不太好吧……不是你说会传出绯闻……”
忍不住尽力解释,棕发青年不知怎么的就是想融化赤司脸上的冰。他跟在一声不吭的赤司身后走出了樋口的房间,陷入了难以言语的沉默。
两人在走廊里的氛围十分寂静,空气无不凝聚到了极点。

男人走到门前出乎意料地转过身来,降旗低下的额头快要碰到赤司嘴唇的时候,看到赤司衣服猛地抬头睁眼,触及到赤司近在咫尺的暗淡眸光。
他惊了一身,马上条件反射地向后弹开来。
小动物似的反应全部收在赤司眼里。

“她是你的前女友?你会和她复合?……抱歉,问你私事是我不对。”
“诶?……赤司,你不用这么客气。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
降旗有点懵了,他觉得他跟赤司的距离似乎愈来愈远。现在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俨然成为了他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我不会跟樋口小姐复合。勉强在一起的感情是不会永久的。”

曾几何时,青年澄澈干净的目光已经可以深深地让人为之动容,成为一个男人的世界的光明。

“那我现在是勉强你吗?”
赤司向前一步逼近再次懵逼的降旗,又不等降旗缓过神来,伸出双臂牢牢环住降旗,头依偎在降旗肩膀上。

“光树,我只会吻我喜欢的人。”
他无奈地叹气,深情说的每一句话都轰炸着降旗的脑袋。

“我想和光树发展比朋友更深的关系。”

再不行动,怕是要失去。 



评论(3)
热度(32)
不定期失踪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