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裂

穷追不舍(第三章)

#赤降


“光树,一起吃晚饭吧。”

降旗光树呆呆地看着男人在玄关门口脱下皮鞋和西装外套,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他眨了眨眼睛,想开口询问的时候,男人又是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就算了。”
“啊……好……”

应该是听错了吧……赤司不可能想和他……

降旗一心断定刚才那只是幻听而已,用余光瞥着赤司波澜不起的神情,与赤司擦肩而过之时心里开始有点儿举棋不定。

站在门前,正要迈步走出门槛,棕发青年却忍不住回过头望着在他看来,赤司略有落寞的背影。这不禁让降旗依稀记起那位失去爱狗的粉丝。
不知怎么的,两个毫无相关的印象竟然会隐约重合在一起。

很寂寞,是吗。

“不会。”
赤司敏锐地听到背后的轻声,停住徐徐的脚步,转过身来,沉静地回答降旗心底的问题。

不可思议地,两者的声音低沉而悠长。

啊啊啊,想着想着就说出来了!
降旗很尴尬,心里因为赤司平静的答复而稍稍感到难受。按照赤司的个性,他本来以为赤司会有很少的朋友。
事实相反,原来只是他的自欺欺人。

这样的话,他和赤司之间会不会存在着一种潜在的朋友关系呢?

“赤司君一个人吃饭吗?”
降旗一边不自在地用手指刮了刮脸颊,一边试探性地问着赤司。同时,他迎着赤司意义不明的微笑走了过来,忐忑不安地往裤面摩挲着手掌。

这是邀请吗。
赤司眯起的眼里传达的意思,霎时使得降旗的脸染上淡淡的殷红,他冒汗难堪,想尽力解释。
“其、其实,我一直想和你做朋友。虽然我们是上下级,下属提出的这种想法很是异想天开,但、但是,这些天和你相处,我感觉很舒服……”
“嗯,我也一样。”

红发男人不再眯眼,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他靠近,继续笑着回应不知所措的降旗。近距离面对着男人,降旗尽量回避着对方犀利的眼神,仍旧没有发现男人垂在腿侧,慢慢握起的拳头。

“你不怕我?”
“这个……”

男人一眼看穿了降旗苦苦隐藏的心思。
还在怕他。

“那怎么做朋友呢。”
“我、我会努力的……”
“希望如此。听哲也说,你还会做蛋包饭对吧?”

赤司突然转换话题,让降旗一下子松了口气,很快接上话。他跟上赤司沉稳的脚步,殊不知转眼之间被带到了厨房。
“诶?……是的,不算很好吃,但还是可以吃得下……不过,赤司君好像喜欢汤豆腐来着?”

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赤司大多是降旗周围女生的暗恋对象。每当女生们讨论赤司的时候,都在一脸陶醉地喋喋不休,甚至还会拉他过来扒一下私密信息。
赤司的爱好兴趣,他理所当然地有所耳闻,后来直到看见报刊杂志上有关赤司的采访才得到证实。

“是很喜欢,不过也不讨厌蛋包饭。”

说到底,意思就是你要做蛋包饭给他吃!听到吗!意思就是你要顺带做汤豆腐给他吃!

轮到降旗眯着双眼,嘴皮抽搐。头上挂着一条条黑线,而心里愤懑吐槽,他不理赤司接下来要说什么,径自打开冰箱,稍微惊讶地盯着被有序放在里面,各种各样的食材。

“除了管家的照顾,平时也有亲自下厨。我来做汤豆腐。”

和降旗一样俯下腰身,弓着身子,赤司在降旗身旁迅速地抬起右手拿出,熟悉放在哪里的豆腐。他起身,侧过脸来淡然俯视着纹丝不动的降旗。

“那个……赤、赤司君,我有个喜欢的博客粉丝,约好了要做蛋包饭给他吃……所、所以,能不能客观评价一下我做的料理……”
“可以。而且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

听见难得的鼓励,降旗逐渐放松自己紧绷的身体,此时的他在别人看来,倒像是第一次做料理那样紧张和兴奋。
他捧着鸡肉,蘑菇,豌豆等等的食材,小心翼翼地用手握住两枚鸡蛋,放到料理台上准备动手。

“等等,把围裙系上。”
“诶?啊?”
说着,降旗瞪大了双眼地接过赤司递给他的红色围裙,眼前洗干净的两只手马上沾湿了布料。
“不能弄脏你身上的衣服。”
“只有一件?”

赤司点了点头,紧接着转头专心以熟练的刀功,切起一块块大小整齐的豆腐,和其他新鲜的佐料。耳畔传来刀板铿锵有力的响声,青年下意识地认为穿围裙很别扭,可是后来他仔细想想,弄脏了之后要借赤司的衣服,铁定会不好意思。
降旗随手在身后系好围裙的带子,赤司快速切完食材之际,一对深邃的红眸有意无意地侧视着穿着围裙的降旗。

似是发觉赤司的眼神,又似是内心作祟,降旗浑身不自在。明明已经练过刀法,在他切洋葱的时候居然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

太丢人了,恐怕做不好吧……
降旗心念着自己糟糕的厨艺,做得很慢,他翻炒米饭的同时,赤司就已经将豆腐下锅。

“我那边做好了,来帮你弄好蛋液。”
“啊?……谢、谢谢……”

不要那么速度好吗!我追不上你啊,大神!
一手攒着身前深红的围裙,一手把蛋液倒进锅内,青年的心里内流满面,咬紧牙关地也把炒好的米粉放进去,有条不紊地将火候刚好的松软蛋皮包好。
均匀地涂上番茄酱,使其色相不至于那么难看。

“做好了!”
降旗二度深呼吸,如释重负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在两只盘子里盛上香气四溢的蛋包饭。热气萦绕的厨房里,小小的棕色瞳孔蒙上了盈盈的笑意,对上同样炯炯的红宝石般的眼眸。
他和赤司不约而同地把蛋包饭和汤豆腐放到桌上,两人正对着坐在椅子上开始品尝对方的料理。

嘟嘴吹了吹勺子里豆腐的蒸气,降旗连同汤一起吃进嘴里,吞进肚子,顿时满足地赞同不已。
“太好吃了,赤司君。你的厨艺很棒!”
“不,我只是很喜欢吃这个,总是做而已。你的也很不错。”
“一般般……我今天好像失准了……”

青年撇嘴,吃完了赤司做的汤豆腐,不高兴地留下一半的蛋包饭。
“带着为他而做的心意,料理应该会做得很好吃的。这种说法,现在看来不对啊……”
“不是不对,因为你不是那位粉丝,吃不出那种感觉。你刚才是为我而做的吗?”
“是、是啊。”
“我说过了,很好吃。”

话里的意思有点莫名其妙,赤司盯着降旗微微泛红的脸颊,微笑地赞许降旗的厨艺。

“你的心意,我收下了,光树。”
男人注视降旗的眼里不禁带笑,他慢慢吃下了最后一口的蛋包饭,突然之间让降旗的心颤抖了一阵阵。

宛如,那口饭就是他的心脏。

“啊……赤、赤司君……时间不早了,我要、要回去……”
降旗立马起身,底下慌乱的脚撞到了椅子,此刻非常想赶紧离开。
如果给青年放一面镜子,他一定会看见他的脸色和他身上的围裙一样通红。

“你不把围裙脱下吗。”
“……”

地上有没有洞!我要钻进去啊啊啊!

“我这就……”
他十分慌张地解着身后的带子,无奈那里像是打了死结,越解越难弄开。
见降旗窘迫地不知如何是好,赤司失笑地来到他跟前,两手摊开,从降旗的腋下穿过,覆在降旗解带子的手上,示意降旗放手,他来解开。
姚红的发丝划过降旗的脸颊,直痒痒的,已经是在赤司怀里的他管不上与赤司的亲密接触。紧贴赤司坚挺的腰身,扭头同赤司一起向后专注地瞅着带子的死结。

“那里……啊?不是……哦……是哦……”
“你这样解,无疑是死结。”

赤司淡定地准确解开降旗围裙的带子,暗自膜拜赤司的降旗转过脸来,嘴唇之上顷刻被轻轻摩擦。他直直对着赤近在咫尺的俊脸,一股潮红涌上了面部。

“对、对不起……嘴……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我不介意。”
“那、我回去了,谢谢招待!”

降旗脸红地小跑冲出了房门,挤上高峰期满人的地铁,拍拍脸颊,誓要忘记今天发生的任何事。
而那个从头到尾淡然自若的始作俑者在家里收拾好碗筷以后,摸了摸嘴边,打开手机拨打降旗的号码。

“光树,明天我们要去德国出差。”
“嗯……嗯……”
“要记住带上护照。”
“嗯……嗯……”
“晚安。”
“晚、晚安……”

躺在床上的青年胡乱回复赤司的话,最后还干脆地挂掉上司的电话。他严严实实地裹着被子,一想到刚才的事,就羞耻得无地自容。

朋友,他和他的上司做了朋友啊……

他习惯性地在睡前打开手机上的ins,看到1秒前的赤司动态:
蛋包饭,很满足。8<

还附上两份蛋包饭的图片。

卧槽!什么时候照的图片?!

一刷新,图片下面的评论就轰炸了起来。
黑子哲也:赤司君太有口福了。
赤司征十郎回复黑子哲也:嗯,你不用羡慕。
火神大我:这卖相,好熟悉啊……在哪里见过啊……赤司你在哪家店铺吃的?
赤司征十郎回复火神大我:你会想起来的。
火神大我:你这家伙根本不说!黑子应该知道吧!😡
紫原敦:赤仔变得好贪吃,还吃两人份。
冰室辰也回复紫原敦:你没资格说人😓
黄濑凉太:小赤司什么时候会做蛋包饭啦?(ง •̀_•́)ง

降旗看不下去了,无力吐槽火神关注的重点,滑动屏幕默默地点了一个赞。

因为赤司有邀请过黑子他们几个来到他家做客,只有奇迹世代知道图片上的盘子印有赤司家的标志。


他转而点击博客的图标,发布了今天的心情:
和上司做朋友,会不会有点奇怪呢……还一起做饭了……😱

过了一秒,评论里出现了意料之中的名字。
我家有只吉娃娃:至少在我看来是不奇怪,你只需尽力做好自己就行了。
降旗光树回复我家有只吉娃娃:但愿如此啦!😳好朋友我就不奢想了!还有,我会提升自己的厨艺,敬请期待我的蛋包饭吧!
我家有只吉娃娃回复降旗光树:我会拭目以待。❤刚病愈不久,早点休息吧。
降旗光树回复我家有只吉娃娃:嗯!晚安!

粉丝的热切期待成为了降旗今天唯一的慰藉。

这天夜里,降旗辗转反侧,几乎要失眠。





ps:
欢迎来到赤降夫夫的料理课堂!(你
巨巨只想吃天使的蛋包饭,巨巨只想看天使的围裙装,巨巨只想要天使的吻。8<


_(:з)∠)_妈呀,作者要啃狗粮了喂!
评论(10)
热度(43)
不定期失踪

关注的博客